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 >

专题

“从泥土到尘埃——田芳芳个展”在母校中央美院开幕

  泥土孕育万物之始,也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滋养之源,如同浩瀚精美的早期敦煌壁画色彩,正是由泥土颜料描绘的信仰长卷。这些跨越千载的宏伟壁画,承载着文明的火种,让华夏信仰和精神文明得以在岁月长河中绵延,也为后人指引了文化寻根的方向。

  《寻源系列》作品意在追寻文明的本源:传承千载的人类文明比之于亿万光阴的浩瀚宇宙,如沧海一粟,而我们却始终在试图揭开时间轨迹背后的本来面貌。如同高更作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所引发的思考,泥土赋予人类早期艺术的创造力,记录了喜怒哀乐,承载着精神寄托,激励人类文明不断探索未知,并持续追寻宇宙生命的源头。

  从西方油画的系统学习出发,一直求索构建自己的艺术语言。她深受敦煌传统壁画中的东方视觉体系影响,开启了东西方文化融合的探讨与创作,在艺术中追寻精神文明的源来与去向。艺术以泥土开创文明,文明经历时间洗礼最终回归大地,从泥土到尘埃,《寻源系列》的创作是明晰人类自我与工业文明、自然文明联系的一段艺术探索。

  泥土是滋养孕育万物生命的开始,也同样滋养孕育人类原始精神文明,早期的敦煌壁画是由有色泥土颜料绘制而成的长卷,是催生壁画文明的起源的母体,古人绘制的一幅幅壁画宏伟巨作,绵延成为华夏的信仰和精神文明开始的地方,也给后人留下寻找文化基因根基的地方,《寻源系列》作品开始追寻文明的源头,表述传统与当代文明生活之间的冲突,探讨自然与人类生存之间的既紧张又密切的关系,人类数千万年创造出的文明不管伟大还是渺小,历经数亿万年后的磨砺人类文明只是浩瀚宇宙的匆匆过客,终会循环为世间的尘埃,重新归还给大地泥土,原始泥土给予人类艺术创造力,例如最早的洞窟壁画是有色泥土绘制,记录人们的喜怒哀乐和精神寄托,陶器由陶泥捏塑而成开启了陶器时代走向了早期人类文明的新纪元,艺术始于原始巫性,激励人类文明不断的摸索未知的神秘领域,本科一直学习西方油画语言体系为更好的东西方艺术语言融合做了基础,直到一次敦煌考察的契机开启了追寻文化根的艺术创作探索,首先探寻自己民族文明起源从哪里来,我们是谁,又往什么方向去,才能更好的处理好自我之间的关系,和自我与环境社会之间的关系,从石头被人们雕刻成石像,从泥土绘制成壁画,洞窟佛像和壁画裸露在外面经过千年风沙的腐蚀最后变成虚无。《当代风景系列》运用了许多国画技法加塑料袋和水泥材料,以前的自然风景都是山河,现在看自然风景到处能看见废弃的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和水泥建筑的工业垃圾,过度的工业文明对人们是戕害还是滋养?是我们大家共同思考解决的问题。